无法在这个位置找到: head1.htm
威廉·吉尔:一位被英国遗忘的画家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发布时间:2022-01-14 23:36

  他师从莱热,作品曾与波洛克并排展出,而后在英国南海岸文化品位中独领风骚。为何他的名字却从艺术史中被抹去?

  1958年,威廉·吉尔抵达伊斯特本担任陶纳画廊策展人。然而却不是每个人都欢迎他的到来,至少在他代表该镇收购艺术品之前。“我认为这种画是颓废的”,一位愤怒的理事哀叹道,把哈罗德·默克福德的《伊斯特本》比作一个冰雪覆盖的炉渣堆。“任何脑子里有点东西的艺术家都能在两小时内做到这一点。”

  1959年,威廉·吉尔举办了名为“英国当代艺术”的展览,有人写信至当地报纸抱怨“画这种画的人一定十分堕落”。

  但吉尔并未放弃:作为一个法伊夫煤矿主的儿子,他与生俱来一股强大的倔强。在接下来的六年里,他收购了包括桑德拉·布洛、爱德华·布拉、艾伦·戴维、帕特里克·赫仑、罗杰·希尔顿、彼得·兰宁和爱德华·沃兹沃斯在内的作品:这是一个充满活力的收藏,正如《观察者》于1962年指出的,它为陶纳画廊一跃成为“国内同规模画廊中走在最前列的市级画廊”功不可没。

  在陶纳画廊,有两个展览,讲述着威廉·吉尔不同的故事。第一个名为“一个激进的观点”,专注于其作为策展人的六年任期,配有泛黄的剪报和给编辑的磨破嘴皮子的信。第二个名为“威廉·吉尔1915-1997:被英国遗忘的画家”,展出的是100件他的绘画作品和印刷品。每一个展览自身都十分迷人,但是它们一起做了一个令人满意的对话:看到吉尔的作品,你便更能够理解他的信念的引擎,英国的画廊迫切地需要它来现代化,来超越令人窒息的维多利亚时代,展望未来。想想他在职业生涯中所推崇的各位艺术家,你便能够更加完整地了解他对抽象主义的迷恋。

  吉尔现在并不出名了,然而在他的时代,他是一个极具争议性的艺术家,他的作品总能被收录入国家收藏(“被英国遗忘的画家”包括了来自泰特和苏格兰国家美术馆的作品)。他在爱丁堡艺术学院的一位同学回忆说,他是同龄人中唯一一个致力于使他的作品达到纯抽象顶点的人。

  1949年,他与其他科布拉艺术家的作品一同在阿姆斯特丹的市立博物馆展出,被认为是欧洲对于美国抽象表现主义的回应(他也曾与杰克逊·波洛克一同在纽约做展览,尽管那时波洛克只是无名小辈)。1950年,他回到家乡,与他的美籍妻子搬到了白金汉郡的一间小屋 ,在那里创作了巨幅的《秋景》。

  “威廉·吉尔:被英国遗忘的画家”大致以时间顺序讲述了他的事业。游客有机会通过一扇特别构造的“窗户”,看到光彩夺目的巨幅《秋景》。它的色调是棕色、黄色和红色,但是它堆砌的角度重现了战争的破坏,然后超越它,指向吉尔的童年,引向这一切的始发点。从策展人的角度来说,从展览的第一个房间即可瞥见这幅缩略图是一个明智的做法:让游客被这一受到莱热、马蒂斯、布拉克、杜飞和克利的影响的高度原创作品所吸引,它提供了一个继续观看下去的最佳理由。

  吉尔最有名的是他巨大的、色彩艳丽的油画,仿佛是在一个阳光明媚的日子里在彩绘玻璃下涂画的,他们宝石般的碎片描画着压迫般的黑暗。其中最大的是《断裂的黄色》,创作于1976年,如同万花筒般,黄色、橙色和黑色喷薄而出。

  为什么吉尔被遗忘了?策展人推测,他的相对默默无闻可以追溯到他作为一个艺术家的孤独性格和他不愿加入任何一个学派的事实。也许更为直接一点说,是因为他简单的自信。即便赞赏大都会的感性,也不可能不注意到,使他声名大噪的作品往往看上去更像是不遗余力的复刻品。幸运的是,这个展览广泛地涉及到了许多他的不那么为人所知的作品,无疑会使21世纪的人们流连忘返。

本篇编辑:admin